当前位置:阅书海小说网>玄幻小说>大道朝天> 第九章离魂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九章离魂(1 / 2)

人类文明不管如何发展,或者说进化、改造、修行,终究就是不停选择。

井九与青山祖师在自身与世界的关系之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,都走到了最高的位置、最深的领域,用不是很准确的形容来说,他们就是人类文明的前人与后者。

从始至终,他们之间的这场战斗是静止的,所以海浪如雕,椰林如画。

沈青山的身体已经很虚弱,只能用神识控制万物剑阵。但他的神识真的是强得难以想象,万物剑阵统驭一切规则,不管是彭郎还是赵腊月等人,都无法触及他的身体。

井九的身体是完美的,却成为了自身的枷锁,被沈青山用承天剑控制,根本无法做什么,只能坐在那辆轮椅上。

两辆轮椅在海边,就像是坐而论道,却比任何战斗还要更加凶险。涉及到了灵魂的禁区、大道的彼岸、那位神明的意志、人类的命运,甚至还有那个未知文明的遗产。

最大的可能存在于放弃里。

井九放弃了自己的身体,却成功地从轮椅里站了起来,向前踏出了第一步。

沈青山盯着那个小孩,神情异常认真问道:“什么感觉?”

那个光影凝成的小孩应该就是井九的神魂,一道神魂该如何回答问题?

“感觉……有些怪,也有些意思。”

小孩的声音就是井九的声音,只不过有些稚嫩。

更重要的区别在于这声音明显不是空气震动发出来的,却能清楚地让人听见,比普通的声音更加飘渺,有些接近人类想象中的仙音。

“是吗?”沈青山身体微微前倾,眼神有些复杂。

小孩没有再说话,摇摇晃晃抬起左脚,向着前方再次迈出一步。

仿佛由清光凝成的小脚丫落在沙地上的那一刻,天空里响起无数道雷霆。

无数剑意自天而降,泛着寒光,斩向小孩。

灵魂是什么,没人完全明白,但有一点可以确认,那是非物质的存在,或者说是一种不能称为存在的存在。

如果是飞剑,自然无法斩中灵魂,但那些剑意自万物里来,在虚实之间。

无声无息,海边的浪花碎了几朵,小孩的身上出现了数道白色的痕迹。

那些白色的痕迹不是物质的,应该是某种空间扭曲造成空气里出现极小的湍流连线。

小孩低头望向自己的身体,伸出小手摸了摸。

却摸了一个空。

很明显,他还在适应这种全新而陌生的状态。

下一刻,无数道剑意自海上来,如春风般拂上他的身体。

那些白色的线条,顿时被温柔地抹去。

剑意来自万物间。

祖星的万物是沈青山的,也可以是井九的。

不,万物是它们自己的,只是能够被这两个人所用。

井九不再受承天剑的控制,只是一道神魂,自然能够施出万物剑阵。而且不知道是神魂与万物的联系更加直接还是别的原因,他动念出剑的速度甚至比沈青山更快。

数道剑意飘然来到沈青山的身前,绽出花来——井九无声还了数剑。

想不到的是,他没有继续向沈青山出剑,抬起另一只脚笨拙地试图再次前行。

更想不到的是,沈青山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小孩的第三步走的有些不稳,险些摔倒,张开两只细细的手臂,摇晃了半天。

看着就像是跳舞一般,很是可爱。

沈青山神情冷峻,身下的轮椅无声向后退了一步。

井九为何要走到轮椅前?

他又在怕什么?

小孩继续向前走去。

沙滩上没有留下足迹。

他走的越来越稳,也越来越快,越来越兴奋,颇有些手舞足蹈的感觉。

就像是在朝歌城皇宫里与宫女玩耍。

就像是在上德峰与万物一剑玩耍。

沈青山的轮椅不停后退,也退得越来越快,在沙滩上留下一道清楚的弧线。

啪的一声轻响,轮椅被硬物硌住,竟是已经退到了那个水池边。

水池里的鱼静止不动,就像被封在了蓝色的玻璃里,又像是悬浮在天空里。

几根竹竿插在沙地里,无力垂着脑袋。

花溪坐在小板凳上,双手撑着下巴,眼神疏离而惘然地看着这一切。

到了池边并不是真的无路可退,以沈青山的神通,完全可以让轮椅像电影里那样飞起来,飞过岛上的崖山,飞过大海,飞过残缺的月亮。

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再退了。

微风从他的身体里生出,吹得那些竹竿微微颤动。

池水里的鱼仿佛要活了过来。

海边的浪花里生出无数道极细的微光。

一道凝纯而强大至极的神识笼罩住了整个星球。

万物生出无数道剑意,如无形的雨点填充着所有的空间。

一个年轻人从满天剑意里走出来,衣着朴素,手里拿着把柴刀,看模样是个樵夫。

沈青山看着身前的小孩说道:“看看我们谁能走的更远一些。”

说完这句话,那名年轻樵夫走上前来,一刀砍向小孩的颈。

刀落无声,也没有带出什么光芒,就像并不真实存在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