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二一(1 / 2)

走了一阵,回头一看,从上而下似有一条巨大伤痕,直接把这庐山给断开成了两半!这一场大雨,力量竟是如此的巨大,也不知会不会有生灵死在这场山洪之中!想到此处,小乙仍是心有余悸!这一日已然过了多半,若是想要寻个像样的住处,怕是还要多走一阵才行!因而,所有人都未有停歇,继续冒雨前行,还好这雨小了一些,这才好受许多。

朱渚和小陶身子弱,竟是跟不上背了一人的小乙,总不能把他二人丢下吧,所以又得不时停下等待,众人行进速度实在太慢,眼看就要天黑,也未能走上多远!童陆有些着恼,但看在那一千两的面子上,倒也没对二人说些什么重话!不过,今日也就只能这样,才便寻个住处才是!

哎,翻过了一座山头,在那拐弯处,视野最好的地方,竟是屹立着一处凉亭!哎哟,这可是把童陆乐坏了,你想,在这等情形之下,能够寻到个能避雨的地方,可是不易,那亭子看上去不小,应该也够几人挤挤的了!童陆飞也似的奔了过去,脚下没注意,还被那小草给划拉开了几条小口。不过,这都不重要了,能够到那儿躲躲雨,好生歇息一晚,可是比什么都强!到了凉亭之中,童陆大声呼喊,也是兴奋得不行。

小乙到了之后,也顾不得看那亭子怎样,便又往回走,他要去接朱渚和小陶。那二人体力实在太差,小乙心想,让他二人锻炼锻炼也好,所以并未多加帮手,只是静静守在他二人身后。直到即将入夜之时,这三位方才到达!朱渚和小陶一入了亭子,便倒下了,那腿似是灌了铅,再也走不动了。二人似是连呼吸的力气也无,就更别提说话抱怨了。小乙帮着二人放松放松,二人大叫几声之后,竟是一齐睡了过去!呵呵,这两个家伙,还真是爱睡得很哟!

小乙直到这时,方才好生看了看这凉亭。虽然破旧一些,但顶上还却还是没多少破洞,现在雨下得并不太大了,所以挡个雨嘛不成问题。四根立柱,皆有脸盆大小,破损了不少,可小乙拍了拍,觉出这木质仍是相当不错,看来当年建这亭子,也是选了上好的木材!只是年成太久,也未有人来打理,所以才烂成这个模样!

童陆与无名去寻了些人木头和长草,把这四周围起一圈,多少能够挡些风了,这样坐在中间,可比之前舒服太多!

小虚轻咳了几声,说道,

“还好寻到这地方,要不可要受苦了!”

童陆笑道,

“哎,你们说会不会也有猛兽过来躲雨哟!”

小虚摇摇头,回道,

“咱们这么多人,我想即便是有,它也不敢来吧!”

童陆却显得很是遗憾,又道,

“要是来了,不正把自己送给咱们吃么!”

小虚尴尬一笑,又道,

“哦,你是这样想的啊!”

小虚不善与人交往,无名也是与几人讲过,小乙对他产生兴趣,还是无名说他武艺高强,小乙还真有那么一点儿冲动,想到与他比试比试!只不过他现在这么虚弱,自己当然也没好意思开口!

瑶儿依偎在小乙身边,轻声说了一句,

“臭汉子,我好冷啊,你抱抱我呗!”

小乙回了一声,

“不抱!”

十分干脆利落,瑶儿瞧了小乙一眼,笑道,

“就喜欢你这么霸道的样子!”

童陆哇的一声吐了起来,

“你俩,叫,叫,叫我说什么才好!呼,呼,冷静,冷静!”

无名笑道,

“瑶儿姐姐,你真是太可爱了吧,难怪我小乙哥会喜欢你呢!”

瑶儿道,

“哈哈,还是无名最讲话!不过呀,喜欢你瑶儿姐姐的,可是不止你小乙哥一人哟,若要算起来,怕是要从此处排到山下去喽!”

瑶儿说到此处,又是扯了扯小乙,又道,

“臭汉子,你听到没,你听到没!”

小乙被他扯得十分难受,只能认输,回道,

“好,好,是有很多,很多,这样行了吧!”

瑶儿嘻嘻笑着,又把头给靠了过去。

小陶突然惊醒过来,不住摇晃着脑袋,他眯起眼来,环视四周,这才揉了揉眼睛,说道,

“哎,又有人来了么?!”

小乙一听这话,也是仔细辨别,呵,真别说,那雨声之中,竟真的夹杂着脚步之声!小乙明白,他刚才是把耳朵贴到了地面,所以才会听得更加清楚一些!小陶挣扎着挪到朱渚那边,看来二人还真是相好无间呢!

那声音越来越响,好似是朝自己这方过来!虽然只有一人,但小乙还是起身,握紧了长棍,因为对方是敌是友,实在无法辨别得出!

瑶儿轻声说道,

“臭汉子,来的还是一个行家哟!”

小乙回道,

“嗯,或许真不大好对付!”

小虚补充一句,道,

“最好别要动手,看看对方底细再说!”

小乙当然明白,但他也要做好万全准备。

那人很快过来,在距这凉亭两丈远处停了下来。天色已然全黑,他却也能感觉得到小乙等人的存在,朝着这方声唤一声,

“诸位在此躲雨,可还能挪出些位置给在下么?”

声音浑厚,底气十足,话音尽显阳刚之气。

小乙正欲问话,身边的瑶儿却是突然开口,大声叫唤起来,

“闻师兄,是你么,是你么?!”

小乙话到嘴边,立时咽了下去,什么,这个,这瑶儿竟是认得他的?!众人都是大惊,那人回了一句,这二人是何关系,就再清楚不过了!

只听他道,

“瑶儿师妹,怎会是你?!”

瑶儿大笑,回道,

“哈哈,哈哈,竟能在这地方遇到你,真是太巧吧!闻师兄,快,快些进来,这亭子还好大地方,足够歇脚啦!”

那人也笑了一声,道,

“那,那我可过来了哟!”

既然是瑶儿的师兄,小乙也不好拦阻,其余几人也并未说些什么。那人停留片刻,觉出这边没有敌意,

“好,多谢诸位!”

说完这句,他方才往前走了过来。

瑶儿迎了过去,把人拽了进来,兴奋得像个孩子,

“闻师兄,你怎么会来呢?!”

小乙往后退了退,多给他师兄妹二人一点儿空间!

那人姓闻,这是毋庸置疑了,只是他又叫什么,可就不得而知了!

那人回道,

“我啊,早就听闻庐山大美,想要来一探究竟,今日刚到达附近,于是上山看看。谁曾想到,这山洪这般厉害,差点儿把自己搭在这里。下山也是不易,所以就想着继续往上行了。庐山不是来人众多么,多半还是能够寻到个能够挡雨的地方,这不,刚好到了此处,却是遇到了师妹你!”

瑶儿拍着手,道,

“哈哈,真是太巧了,太巧了!”

说到此处,童陆却是悠悠然插上一句,

“哎,瑶儿,来了个大活人,你总得介绍一下吧!”

瑶儿嘻嘻笑着,回道,

“对不住,对不住,我倒是忘了这事!呵呵,这是我闻师兄,单名一个默字,是我爹的结义兄弟的长子!嘿嘿,我从小便拿他的名儿说笑,你想啊,我们的爹爹都是武人,总是想要养出一个有些文墨的孩子嘛,所以给取了这个名儿!当年我爹戍守边疆,闻叔也是功不可没,在一场战役之中断了一条腿,后来便被爹爹安排到了后方。儿时,我们一齐拜入了一名刀客门下,所以便以师兄弟相称了!哼,我不喜欢那刀客,后来机缘巧合之下,遇到了现在的师傅,他老人家威名远扬,收得徒弟可多了,多我一个也不多嘛,哈哈,所以我便跟着他学剑了!不过,我和闻师兄也经常会在一齐切磋,有时他胜,有时我赢,反正大都是平分秋色嘛!”

哎,能与瑶儿打个平手的,可是不多哟!小乙对这人更加忌惮了些,你想,他对瑶儿,又如何能下狠手,所以,他的武艺,必是在瑶儿之上无疑!只是到了何种程度,可就不得而知了!

闻默轻声附和一句,道,

“瑶儿师妹,你这是在夸我,还是损我呢!”

瑶儿笑道,

“当然是夸你啦!”

闻默又道,

“这里太黑,我都看不到瑶儿师妹的脸了,嗯,我这里还有只火烛,咱们点上再说!”

闻默从怀里拿出个油布,里边竟真是包着火种火烛!他熟练的点燃火烛,又小心呵护着。无名见着有火,好不兴奋,也是把那草叶拿来,替这烛火挡些风!这火燃了片刻,便稳定了下来,虽然不是很高,但也能让人心里大受鼓舞。

有了火光,小乙也是看清了这闻默,长得十分粗矿,浓眉大眼,鼻头高挺,皮肤十分粗糙,一看就是很少打理,小乙见着他这模样,真就是与想象之中一般无二!虽然长相粗野,但年岁不大,应该也只比瑶儿大上两三岁吧!他不修边幅,所以满脸的胡渣,看上去不是特别让人舒服。不过,眼神倒是干净得很,这点儿啊,骗不得人,小乙心道,这人应该还是值得信任的!

闻默言语有些颤抖,

“瑶儿师妹,你,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!”

瑶儿摆摆手,道,

“这个嘛,不好好吃饭,可不就瘦下来了么!嗯,以后多吃点儿,也就吃回来了!”

看得出,闻默十分关心瑶儿,只是他并不十分善于表达,几次想要开口,却又是咽了回去。

瑶儿嘻嘻笑着,将众人介绍给闻默认识,而小乙,却是被留到了最后来讲。瑶儿靠到小乙身边坐下,一把抓住他胳膊,然后得意洋洋的把脸给贴了过去。小乙好生尴尬,要躲却又躲不开。

“闻师兄,他是我的男人,你叫他小乙便是!嘻嘻,我呢,叫他臭汉子,他则唤我臭娘们,我们呀,可是天生的一对哟,哈哈,哈哈!”

闻默瞪大了双眼,不敢相信这事实,嘴巴张开之后,便再也合不上来了!瑶儿见他如此,又蹿到了他身前,用手左右摆动,笑道,

“闻师兄,闻师兄,你这是怎么了,被我吓着了不是?!”

闻默这才闭上了嘴,咽下一口唾沫,回道,

“这,这还真是有些突然啊!”

瑶儿笑道,

“嘻嘻,这造化弄人,谁也挡不住呀!对了,闻师兄,上次我出门之前,听说你爹给你安排婚事,是娶了哪家的大小姐啊!哎,可惜我有要事在身,要不怎么也会去吃上几碗喜酒哟!”

闻默尴尬的摇了摇头,似笑非笑回她,

“你说那事哦,嗯,没成呢,后来父亲被调派往京都,我也就跟着过去了!”

瑶儿哦了一声,眨巴着眼,又问,

“哎,那你去了京都,美人儿可是不要太多,有没有相中一个呢?!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